三次元:陈伟霆,Sebastian Stan,王濛
CP:故剑情深,顾晚,戬心,兰月,展狸,丕照;盾冬,Evanstan,周江,韩张,双豹

【剧评】知我意,感君怜——重论顾晚之间的关系 作者:顾乱君

【【【 作者:顾乱君】】】

 

很多人认为,晚晴和某顾相爱却不能相互了解,但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青年男女慕少艾这么简单。顾晚的信念有南辕北辙的一面,但他们更深层次的灵魂本质是相通的,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魂伴侣——相知相伴,甚至彼此补全成为一个整体。

一、彼此独立、相互尊重

逆水中充满了激烈的观念冲突,每个人看待事物都有自己的出发点和立足点,最典型的莫过于戚少商和顾惜朝之间的冲突。(感兴趣的可参见拙作《【剧评】庐山面目真难识——逆水道德体系浅析》因此要在逆水中判断“尊重与否”格外困难。表面来看,顾惜朝不顾晚晴的意见杀人盈野,晚晴破坏某顾的计划不断放人,似乎毫不尊重对方。但是,这两人一个是从青楼楚馆挣扎出来的愤世嫉俗之辈,一个是养尊处优不识人间烟火的千金小姐,指望他们毫无冲突地琴瑟和鸣比翼成仙?那是睡前童话,而绝不是逆水寒。这样两个人的结合,必然伴随着激烈的观念冲突和痛苦的磨合,无论顾惜朝还是傅晚晴,都做不到抛弃自己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和人生理想,所以才会阴差阳错地一次次站在对立的立场。但容易让人忽略的一点是:作为夫妻,他们这一次次的对立同时也是为了磨合作出的努力——他们始终在追求两个人都能接受的生活状态,顾惜朝寄希望于杀戚少商之后获得功名一切走上正轨,晚晴则盼望退出纷争过平静的生活。虽然他们的作为实际上在互相拆台,但他们的原动力却毫无疑问是一致的:克服两人观念间巨大的鸿沟,从此夫妻举案齐眉。在激烈的观念冲突下,想要寻找两人彼此尊重的证据难而又难,但灵魂相契的光芒即使在反复的对立与拆台间也会透过一个个细节彰显。爱是不可掩藏的力量,即使在生存艰难的逆水世界,仍然不可磨灭、永不消亡。

在逆水剧情中寻找,不难发现,顾惜朝一直理解与尊重晚晴,但晚晴对顾惜朝的理解是逐渐建立起来的,与她对顾惜朝的爱一样,经历了一个成长变化的过程。下面列出相关的事实来说明。
先说顾惜朝对晚晴一直以来的尊重。(为清晰起见我就一二三条地列举了,虽然对于相爱的一对来说这么列显得莫名的蠢。)

1、即使成亲之后,他依然不知道靶场初见时晚晴为什么寻死。这是让他们结缘的直接原因,更是牵涉生死的大事,无论原因是何,都必定是改变晚晴生命的重要事件,但他并不知情。他没有从晚晴口中得到答案就娶了她。作为一生的伴侣,他慷慨地给了她足够的空间来安放如此重大的秘密。

2、他把自己的钱都拿给晚晴治病救人。这种仁义和慈悲只属于晚晴,而不属于顾惜朝这样用极度现实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他和她的观点并不相同,但他用行动全力支持了她杯水车薪的善良。

3、他有意识地把她排除在杀无赦计划之外。行动时绕过她,杀人时避开她。毁诺屠城被晚晴抓个正着时,他对三乱无言谴责的眼神无疑是责怪他们没有阻止晚晴前来。他清楚地知道晚晴的秉性,知道她不能接受,所以有意避开。

4、安顺客栈被破坏计划后,值得玩味的反应。晚晴把他放倒,他沉默。晚晴在众人面前好长一番恳求,他沉默。穆鸠平对他举枪要杀,他依然沉默。在逆水这样一部充斥着激烈冲突的剧集中,沉默不仅仅是沉默,沉默可以代表太多含义。换了控制欲稍强的人,被毒倒之后只怕都会以丈夫的身份斥责晚晴的背叛,以此把一切重新拉回自己的计划,但他没有。即使在一切脱离掌控、生死攸关的关头,夫妻关系仍然没有成为他挟持对方行动的理由。他默许晚晴公平地与自己争夺对场面的控制权:晚晴把他迷倒,他默许事情开始按照晚晴的剧本进行。之后反过来制住晚晴,则是用临时应变的新剧本重新夺回主动。这夫妻二人诡异而默契的争夺,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

5、旗亭相识人顺水推舟。晚晴青田镇留书示警,顾惜朝一眼看出是谁所为,然而只一句“戚少商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从容带过。如前所说,沉默不仅仅是沉默,顾惜朝始终容许晚晴给自己的计划制造变量,不干涉、不阻止、从不限制她的作为。他允许晚晴按照她自己的意愿行事,哪怕这意愿最终会给他的计划带来重重阻力。看到旗亭相识人,他甚至还顺水推舟地幽默了戚少商一把——少年你倒是严肃点啊这里劫皇镖呢!

6、重建雷家庄时亲口承认是自己的错。晚晴说自己执意要重建雷家庄才让他们遭到冷遇,他回答说这一切不是晚晴的错,是他从前做事太过绝对。这是最直接的例证,从对方的角度出发,真心实意的理解。

7、不强迫晚晴拿出密信。接到杀晚晴的密令后,他对晚晴说:剑中的密信可以救回你我的性命,晚晴回答:可他是我的父亲,顾惜朝便不再提起密信。他把选择留给了自己,自己去死,把晚晴留给铁手保护。其中几许深情暂且不论,单是对待密信的态度,便和诸葛铁手形成鲜明对比。顾惜朝没有勉强晚晴,他是极度重视自我的人,所以她的尊严和坚持重于他的性命。而诸葛在大相国寺的钟声中一次次用国家大义挟持晚晴,甚至把铁手当作最大的筹码。他们理所当然地用自己的道德逼迫晚晴,却从来没想过,身为傅宗书之女从来不是晚晴自己能够选择的事。

8、金銮殿。最残忍的尊重,最惨烈的爱。顾惜朝可以为晚晴去死,他没有。顾惜朝可以与晚晴同死,他也没有。晚晴要他活,于是他活着,遍体伤病一身疯癫,活下去承受剜心蚀骨的痛苦与无日无夜的悔恨。故事的结尾终究还是按照晚晴的意愿上演,她叫他疯子,他就做一辈子疯子。


顾惜朝对晚晴的爱和尊重毋庸置疑,一直以来他都爱她,也理解她、支持她。而反观晚晴,对顾惜朝的理解和爱并不是始终如一,而是经历了明显的发展过程,从一开始充满大侠幻想的理想投射,转变为最后真正爱上顾惜朝这个人。甚至就连她自己,也从一开始充满大侠幻想的单纯少女,最终转变成为和顾惜朝一样,机关算尽的角逐者和牺牲品(没错别逗了她当然不是泪汪汪的小白莲她厉害得很)。下面列举剧情来说明:

1、大侠的幻想。千里寻夫的路上,她满怀憧憬地向小玉描述自己的夫君如何侠义非凡。侠义、非凡,她只说对了一半。她爱着自己幻想中的顾大侠,却尚未真正了解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巧遇戚少商,亲眼看着红袍惨死,她心里开始动摇,然而她对自己的丈夫的信任不会因为他人的几句言语而改变。她在戚少商的痛骂声中冷言回答你正在说的人是我的夫君。她心里已经信了自己的夫君做下了那些事,但仍然相信他能给她足够好的解释,相信他有着这么做的理由。雷家庄匆匆地驾车前去沼泽地,却发现中了顾惜朝的投石问路之计。顾惜朝确确凿凿地利用了她,无法开脱,不可辩驳。所有人都知道顾惜朝要杀戚少商,然而她像每一个陷入爱河的女孩子一样,仍然自欺欺人地为他开脱,她说他从表哥手下救出戚少商很不容易,说父亲一直都看重他,她替他圆着漏洞百出的谎。守着自己的大侠童话,风雨飘摇。

2、爱情的涅盘新生。释放霹雳堂家眷时,众妇孺对某顾的刻骨仇恨、冷鲜和三乱转述顾惜朝不准放人的命令、还有铁手的介入。冷鲜的见风使舵虚伪谄媚、三乱的狂妄自大仗势欺人和铁手的正义凛然对比鲜明。已经不需要更多证据来确信,她终于对三乱说出:只怕你们让我回京是假,趁机伤害这些无辜的人才是真。她的自欺被无情地撕下,眼前是残忍的事实——顾惜朝不是她想象中的侠士。现在,她该怎么做?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晚晴对冷鲜谎称释放霹雳堂家眷是某顾的命令。这是一句很微妙的话,宣示她可以违逆某顾的意思,可以更改他的决定而不必担心事后的责难。这是顾晚各行其是的开始,同时也是他们的平等关系的确证。顾惜朝杀,晚晴救,决定截然相反,然而地位等同。这不是夫为妻纲的从属关系,而是唱反调也平等的秀恩爱。是的,这是秀恩爱,因为顾晚之间存在着奇妙的默契——互相拆台不影响他们的感情。顾晚之间的了解和感情并不同步,晚晴对彼此感情羁绊的信心远大于对某顾了解的信心。这正是晚晴谎称某顾命令的另一个微妙之处所在。这样奇特的默契,非感情极炽烈的闪婚不能达成,啧啧。

与铁手聊天时,一方面是重见故人的尴尬,一方面因为不安而心烦意乱,晚晴说话颇有些口不择言。她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顾惜朝的种种好处:武功高强、年轻英俊、胸怀大志、气度不凡,不依靠丞相女婿的身份攀附、不管她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力为她去做。也许没有经过特意考虑,但她已经下意识地删去了对他的描述中“侠义正直”的部分,而剩下的描述,已经相当接近事实。她口中剩下的优点是她对他真正的了解,经历了残忍现实的考验,褪去了大侠的幻想,爱情在痛苦的蜕变之后,脱胎换骨,浴火重生。
在之前的日子里,她爱的是顾惜朝,又不是顾惜朝。她眼中看到的,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顾大侠。对爱情来说,这并不能算真正的了解和尊重。在现实面前,大侠的梦想轰然坍塌,伴随着无穷无尽的担忧和痛苦,她终于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一个真真正正的顾惜朝。这是信念的毁灭,也是灵魂的新生。
面对侠客梦的破碎,晚晴此时的应对就建立在了解与感情不同步的矛盾之上。理智上她无法认同某顾的做法,情感上却无法离他而去。对某顾放不下的羁绊让她平稳地渡过了信念坍塌期。不管发生什么,她爱他,绝不会离开他。大侠的幻想已经随风而逝,现在她在意的,只是如何保护她拥有的这个顾惜朝。一直以来她对侠义公理的信念让她坚信某顾必然会遭到报应,这让她忧心忡忡坐立难安。和铁手聊天的时候她无法自抑地问出:人做了坏事是不是一定会遭到报应,道别之后再次冲进风雨中问三片柳叶的约定。这不是为铁手,而是为顾惜朝。至少她还有铁手的承诺,关键时刻,可以保住他的性命。
3、激烈的阻挠。晚晴以离开为威胁,让某顾放弃捕杀任务。这是顾晚最激烈的一次争执。晚晴试图用自己的想法改变某顾。她短暂地成功了,但某顾第二天就决定重新攻打积雪峰。晚晴试图纠正某顾做法的尝试宣告惨败。她一再劝说某顾戚少商是无辜的,劝他停手,某顾却坚持己见不肯放弃。晚晴劝服不了某顾,只能想别的办法,旁敲侧击地结束这个任务。

4、接受现实。那样激烈的反对都没能扭转顾惜朝的意思,晚晴已经知道这一次他是无法劝服的了。她无法改变,只能一边默认和接受某顾的做法,一边寻找别的转机。毁诺屠城被晚晴撞到时,她并没有质问或者斥责,而是问:是不是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死?某顾哄晚晴时说任务已经结束,她将信将疑,奇怪某顾怎么会这么想。在安顺客栈请求仇家罢手、偷走逆水寒剑试图结束任务。

5、天翻地覆。丞相杀晚晴的命令到,这对晚晴来说是彻底的毁灭,父亲下令、丈夫和表哥执行,世界上自己最爱的三个人,竟然能够如此残忍地背叛。她流着泪含着笑,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们,纵身跳下悬崖。
这一跳,死而后生,晚晴和从前那个晚晴彻底割裂。从前她视若天经地义的东西,现在已成过眼云烟。现在的晚晴,也许可以不太准确地用“黑化”这个词来描述。出身相府,从小对权力争夺耳濡目染,晚晴这样冰雪聪明的女子,她的权力场模式一直都存在,她只是不愿开、不屑开。仁义善良,不代表一无所知,清高超然,不代表她没有能力在争斗中游刃有余。之前的晚晴对侠义和仁善坚定无比,但跳崖之后,经历了生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难,这一切对她来说不再重要。跳崖之后,晚晴再也没有试图劝阻过某顾,因为她很清楚,现在的某顾,已经从杀人者变成了受害者,她要不惜一切保住她丈夫的性命,至于侠义仁善无辜之人?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用三宝葫芦毒倒铁手让他失忆,这行事已经颇具某顾风范。她做的这件事有多可怕?暗算铁手,让他在杀机满满的顾惜朝面前失去一切防备,任他被某顾摆布利用,任他成为某顾手上的杀人之刀!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纯净光明照彻人心的晚晴了。为了保护某顾,她不顾一切地挣扎努力,会伤害谁牵累谁,她已经无暇顾及。
与某顾一开头就表明的怀才不遇不同,晚晴的心理之谜,至此才彻底揭开答案。她从小见多了阴暗与肮脏的权力争夺,深感厌恶,于是尽一切力量逃离。她被铁手的侠义正直吸引,以为他是她要找的人,然而铁手因为她的身份悔婚,这给她带来巨大的失落打击。她遇到布衣之身的顾惜朝,想要和他行走江湖做一对恩爱眷恋,谁料他念念不忘的却是身登庙堂,挤破了头想挤进那可怕的浑水中去。她尽力阻止,却最终没能抗争得过。已经奋力逃避了二十年的命运,终于无可再逃。为了他,她干净的手探进泥淖,为了保住他的性命,她终于开启了曾经那么嫌恶的权力场模式,成为了一直努力避免成为的那个自己。
6、机关算尽。爱情障目,剥去了爱的重重迷惑性的外壳,晚晴一向身处的绝望境地终于一览无遗。此时回首,透过层层事实的迷雾,才终于发现晚晴一直是那个看得清楚透彻的人。一开始为某顾编织自欺欺人的谎言时,她把追杀的罪过无意识地归在父亲和表哥身上,却单独摘出了顾惜朝。她早就知道戚少商是无辜的,但这个追杀令本身,她从未反驳过。为什么戚少商是无辜的,相爷却坚持要他死?她那么坚持侠义的人,居然对这个明显是有违正义的命令没表示过丝毫愤慨与质疑?这一不引人注意的事实,细思之下令人惊恐至极。她不质疑,因为这是相爷的命令,相爷想要戚少商死,想要逆水寒剑,他的命令无可违抗、他想要的东西必须得到。这是一直笼罩这晚晴的阴云中最深、最无可逃避的一层,也是她根本无从反抗、无力改变的东西。她能做的最大努力只是逃离,找一个能和她闲云野鹤的人,远离远离再远离。相爷不是她所能反抗的,身为相府千金,就连她的逃避都显得那么天真而不切实际。可是,她还是要努力去试,万一,万一真的成功了呢?黄金鳞和相爷等人,她无法试图改变,也改变不了,她只希望惜朝抽身而退,希望他和她两个人远离这可怕的一切,平静地生活下去直到两鬓成霜。她一直都清楚这场追杀的本质,那不过是相爷的贪欲,戚少商无非是他祭坛上又一个微不足道的牺牲品。所以当小玉天真无邪地问:铁手是大侠,戚少商也是大侠,这世上一个大侠会杀另一个大侠吗?她只能答以心事重重的沉默。
三乱偷到军机密令,她敏锐地察觉相爷意在宝剑。她的思路简单直接而直指本质:戚少商只是一个江湖人,相爷究竟想要什么?把他想要的东西给他或者毁掉,停止这场追杀,就能终结这个泥潭一样陷住某顾的任务。拿到逆水寒看到密信之后,她瞬间清楚了追杀的原因和信的可怕价值。她留下了密信,却对相爷对某顾对所有人说这封信已经亲手销毁。晚晴为什么要留下密信?又是一个细思恐极的问题。密信能用来对付谁?相爷,只有相爷。晚晴居然从这一刻开始就直觉到自己最终将不得不站到相爷的对立面吗?冒着巨大的风险留下密信作为最后的底牌,这是多么可怕而犀利的直觉!晚晴纯善正直地生活了二十年,权力斗争模式从未开启过,她单纯得像这一模式在她身上根本不存在。然而它始终在晚晴的灵魂深处沉默着,当不得不开启的时候,它将通过她的手翻天覆地。
跳崖之后,她终于不得不做出选择。假装失忆,第三个细思恐极。追杀的死结就这样被她轻描淡写地解开,稳住了相爷,稳住了某顾。她瞒过了所有人,静静地等铁手来。喜蛛儿一口,断了线的半生,有些底线一朝打破就再也回不到从前,她不再是从前那个纯善仁义的晚晴了。之前的二十年她活得那么纯,那么简单,如今她能利用的太少太少,只有别人对她最珍贵的信任和感情。铁手相信她的无害,所以他毫无防备地来,而她给他下了釜底抽薪的毒。诸葛对她的正直报有尊重,所以她能够和他讨价还价在律法之外做下交易。傅宗书被她的乖顺和安静迷惑,大事前夕撤去了相府的严密守备,她才能有可乘之机颠覆他的全盘计划。戚少商对她一向敬重没有防备,所以她一个弱女子能靠近他从他手中夺下逆水寒剑。铁手对她的愧疚被她用性命来下了一剂猛药,换来他一生痛苦折磨和一个永远不能反悔的承诺。一切都完美至极,没人提防晚晴这样一个温柔纯善的柔弱姑娘,而她把所有能利用的情感都利用到了极致。金銮殿前上演的一幕,是她此生最可怕的背叛。亲情、友情、初恋、侠义、善良、尊重、信任,前二十年的生命里最珍贵的东西被她一朝背叛殆尽。她这一生只有一个人从来不曾背叛——她的丈夫。信念已经坍塌、世界支离破碎,她是万不能活的了,只求能换来一个让他活下去的机会。她终于打开权力场模式成为了此生她最不愿成为的人,搅浑这池水,捞出了湿漉漉的顾惜朝。她用了那么多年奋力逃离,却为了一个人自投罗网地回到相府。顾惜朝的一生是绝望的挣扎,她又何尝不是?只是她太温暖太纯善,美好得让所有人都忽略了她的生命始终笼罩着怎样绝望的阴霾。她甚至那么大度,不怨把她逼入死地的父亲,不怪不明白她心意的丈夫,至死,也不过轻轻地哀婉地抱怨一句:我想做的事,从来都做不到。
晚晴是个了不起的女子。她的纯洁、仁义、勇敢、正直从一开始就是反抗,反抗着她出身的阴森肮脏的相府,反抗着她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父亲,反抗着她从一出生就已注定的命运。她身上的纯洁善良那么夺目,完全盖住了她生命中挥之不去的阴霾。她那么聪明、那么勇敢,身份敏感还做了那么多矛盾的事,却能在逆水中来去无阻从未树敌。她洞烛照彻,从来都能清楚地看到事情的关键所在,并抢在所有人之前拿到了决定性的证据。看看她一旦开启权力场模式会发生什么?顾惜朝逼宫失败陷入重围,再雪上加霜被傅宗书反咬一口,没人想得到这绝境死路他还能逃生,而晚晴居然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紫禁城一役,息红泪还在和息红玉扭扭打打,顾惜朝吊着戚少商满京城躲猫猫,四大名捕没头苍蝇一样地找药人的时候,晚晴却已经抓住了唯一的关键。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被困在高门深院的女子,凭着一纸书信,硬是把逆水寒剑架上了诸葛神侯的脖子。诸葛何许人也?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能挟持他、危及他的性命?这不过是一出在天下人面前上演的荒唐戏码,然而只要她握着密信,诸葛就不得不配合她演,不得不帮她放走罪在不赦的顾惜朝。如果她愿意,模式一切换,她就可以很厉害很厉害,可那从来就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想平平静静地生活,能够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可是她爱的人行色匆匆,从来不会停下来听她讲这一句。
她太干净,所以她只能死。她那么干净的人,却要历经可怕的背叛之后孤独地死去。最后她还是没有把逆水寒剑指向铁手,而是指向了自己。不需要再多一个人的手染上鲜血了,这最后一个需要完成的环节,就让杀人的罪,也归于她自己。
如果砍向铁手,他心怀歉疚必定不会还手。晚晴,晚晴,直到最后的最后,你还是这么该死的聪明。


二、高山流水,琴瑟和鸣

看顾晚琴瑟和鸣的时候,就觉得顾惜朝吃的天外飞醋实在是白费了醋钱。铁手能从琴声中听出晚晴的意思?单一张脸就长得焚琴煮鹤多撒葱花,定情信物都是从路边薅的三片树叶子,实在不信你铁二爷身上找不出比树叶子体面的东西!这世上能与晚晴琴瑟相和的,只有顾惜朝一人而已。(虽然某顾也猜错了琴声的意思,你老婆明明心里想的是你!你丫是对铁手有多深的阴影?)
顾晚之间的小温馨小浪漫细节无数,花灯烟花绿豆糕,他记得她的口味,记得她第一次笑的情景,记得她喜欢的东西。他在她面前甜言蜜语多得车载马拉,戳她笑点比扔飞刀还准。他把她放在心尖上疼爱,她是他今生最宝贵的财富。而对于晚晴,惜朝又何尝不是她此生最大的幸运?他那么温柔地深爱着她,把她从深渊里拉出,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给了她无穷的憧憬和希望。
顾晚对于彼此无疑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爱情。他们同时满足着对方内心深处最迫切的渴望,在情感与人生追求两个方面,同时达到高度契合。他们并不仅是相爱这么简单,更是理想的契合与灵魂的共鸣。
晚晴的温婉高贵让顾惜朝一见钟情,她身上善良高贵的气质,正是顾惜朝多年来所深深渴望的。这样一个女子的倾心,本身就是一种认可。她从出身的泥沼中拉了顾惜朝一把,让这个心比天高的贱籍之人在梦想与现实的无尽挣扎之中找到了一个立足之地——晚晴丈夫的身份。如果看不起顾惜朝出身贱籍,他是相府乘龙快婿;如果对顾惜朝本人嗤之以鼻,铁手的前女友硬是爱他死心塌地。遇到晚晴之前,他在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之间载浮载沉,遇到晚晴之后,有了一个温婉善良,大气果决的女子的白首之约,就算摔得再惨,也不至于跌落尘埃。晚晴的肯定,冲淡了他的自卑,给了他奋发的动力。这样一个妻子的存在就是对顾惜朝自卑心理的一剂良药。
顾惜朝适时的出现给了晚晴重新开始生活的勇气,他年少英俊,气度不凡,满足了她心里对于爱情的一切美好期望。有一篇剧评《在时光里轮回——顾惜朝的内心世界(爱情篇)》对某顾本我、自我、超我的分析非常精彩,但我并不同意这篇剧评中,晚晴爱上顾惜朝是自我放逐的说法。晚晴对惜朝的感情是真诚的,争吵时某顾说他只是铁手的一个替代,晚晴十分受伤地质问他怎么能说这种话。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不可能把某顾当做另一个人的替身来伤害;她柔和的外表下是十分坚强自尊的灵魂,破罐破摔随便找个人嫁了这种事更加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她一直向往江湖,向往远离阴暗朝堂的平静生活,顾惜朝正是她逃离相府、开始崭新生活的希望。顾惜朝比之铁手,所差只有地位。而这一点丝毫不在晚晴的考虑之内。他文武双全,才略非凡,符合了她最完美的期望,嫁给他,只怕晚晴梦里都会笑出来,又谈何自我放逐呢?恰恰相反,他是她托付终身的良人,是她通往自由与幸福的梦想。如果说晚晴是一道光照亮了顾惜朝的生命,那么反过来也是一样。顾惜朝是晚晴的幸福所系,是她理想与爱情的双重希望。

 

三、灵魂共鸣,殊途同归

表面上看,顾晚性格很互补,一个清高孤绝,一个温和亲善,一个杀伐决断,一个柔婉善良。但他们又有着非常共通的地方,比如,最明显的,颜。顾晚的美貌值加起来绝对碾压逆水所有夫妻档。正因如此,他们随随便便并肩一站,就能在一片黄沙荒丘间站出神仙眷侣的风骨。
没错,顾晚怎么看,都是一对璧人。他们不仅郎才女貌,气质也很接近,都有种清高孤洁,不可侵犯的气场。只不过顾惜朝的清高带刺,而晚晴的高洁令人心生敬重。
他们的另一个共同点是才华素养。探花是什么水平,不需要我多费唇舌,更何况这货连音乐数理奇门八卦飞刀斧头空心剑之类奇奇怪怪的东西都顺手精通了。晚晴是大家闺秀相府千金,琴艺秀过,缝戚少商的时候女红看上去也不错,医术也很高明。论起才华素养,顾晚又得秒杀逆水夫妻档一次。相比之下,戚息没事就踢踢屁股,雷卷边儿没事就喝喝茶杀杀人,冷呼儿鲜于仇没事就说说相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实在不够风雅。
如果只有这些共同点,还算不上真正的灵魂共鸣。但是仔细分析之下,会发现,惜朝晚晴这两个人,灵魂本质是相通的,他们表面上看南辕北辙,其实更深层的精神特质惊人地相同。
高洁、叛逆、单纯。
晚晴的高洁来自于她高贵的气质与善良心地,纯净高贵,不容侵犯。而顾惜朝的高洁从荆棘丛中生长而出,便维系得举步维艰。善良正义对他来说是奢望,他存留下来的高洁表现得激烈而尖刻。他当面痛斥冷鲜丝毫不留情面、直讽自己看到铁手骨子里。他蔑视钻营谄媚、捧高踩低,也看不起虚伪矫饰、冠冕堂皇。他是个恃才傲物的人,他能够凭恃的也只有自己的才华本领,除此之外的一切被他全盘摒弃。逢迎拍马他不屑为之,虚伪的矫饰他更不觉得有什么意义。顾惜朝的确不够圆滑,但他的锋利不是刺,而是骨。他那些激烈而近乎偏执的高傲表现,正是他从污泥中生长而出仅剩的高洁。他别无选择,必须学会说谎、利用、忍气吞声、曲意逢迎,但他保留着底线,有些人有些事,至死也不会同流合污。这条底线划开了他和另外一些人的区别。这称不上高尚,只是道德中最后一块遮羞布,然而也是难能可贵的尊严。
顾惜朝的叛逆不需要再解释,这货生来就是为了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而晚晴身为千金小姐,却抛头露面行医治病,自己做主与铁手私定终身,最后跟一个江湖布衣成亲不说,成婚没几天就毫不矜持地卷包裹独身上路,千里寻夫去了。一直以来她的所做所为,只能用离经叛道来形容。表面看来是乖乖女,其实骨子里是相当独立有主见的人,不像个大家闺秀,倒更有现代女性的风范。他们都不受世俗眼光的羁绊,顾惜朝出身卑微,晚晴从来不在意他出身贱籍,顾惜朝评点指摘孙武鬼谷,晚晴也不觉得他发了失心疯。顾惜朝满嘴跑马说猎户在林子里发现了她把她送来,晚晴被逗得花枝乱颤,他说我们偏偏要在白天放烟花,晚晴更是在马背上笑得开心无比。顾惜朝才智绝伦不甘平庸,傅晚晴聪慧大度外和内刚,这样两个不凡的灵魂相遇,注定会碰撞出不甘于寂寞的耀眼火花。假使一朝和顾惜朝牵着手跟着猎鹰飞奔到筋疲力竭,谁还想得起那个呆板怯懦的铁手?一旦见过晚晴这样坚强有主见,连婚姻大事也能为自己做主的女子,浮萍一样随命运浮沉的英绿荷,还怎么入得了顾惜朝的法眼?晚晴的一句疯子是最甜美的情话,他们两个骨子里都是疯子,所以才注定像磁石的两极,无可抵抗地吸引。
顾晚无疑都是理想主义者,在逆水的现实面前,仍然保留着历经世事而不改的天真。他们是那么聪明的人,知道现实的残酷,却依然坚守着美好的东西,理想,以及爱情。顾惜朝所求的青云之路,从来不是什么大道坦途。为了得到傅宗书的倚重,他双手染满血腥树敌无数,人人欲得而诛之。然而只要保留着这份天真,他就永远是靶场初见那个目光澄澈的少年。任凭风雨如晦,不忘初心。晚晴渴望逃离相府远离争斗的生活,纯善天真是她的保护伞,保护她的心干净澄澈,不受阴暗残酷现实的侵染。顾晚都是纯粹的人,他们的天真不合时宜,却让他们最可贵的一面在冷酷的现实中得以存留。

透过四十集的争执、分歧与挣扎,我们看到的是如此珍贵,又如此幸运的两个灵魂。顾晚之间的感情不仅仅是爱,他们不但彼此理解,更灵魂相契、填补着彼此最深挚的渴望。他们契合在一起才能成为整体,假使顾惜朝不遇傅晚晴,也许他只是攘攘俗世中不断追名逐利的一员,假使傅晚晴不遇顾惜朝——她早已经白骨成灰。

分析了这么长,结尾时,或许还是用晚晴的话来概括最为恰当。
遇到你,是今生最好的事。

end~~~

评论(5)
热度(17)
©一浮一没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