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陈伟霆,Sebastian Stan,王濛
CP:故剑情深,顾晚,戬心,兰月,展狸,丕照;盾冬,Evanstan,周江,韩张,双豹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论小顾仕途悲剧的必然性》

在自己的图贴里附感想,写深了,干脆作为评论贴发一下,欢迎讨论。

顺手打广告:《『古色古香』 发图‖朝花向晚,人世何堪生死望----《逆水寒 》

http://tieba.baidu.com/p/2424703178

 =================================================

     小顾一心通过仕途出人头地、施展抱负,这当然,没有错。可是很难,因为小顾有两个致命的缺点:一,没有耐心①,二,不懂【人情练达】的重要性②。


    小顾,他说自己“在四科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方面有所长,诗书,礼易,春秋,音乐,射箭,数理都会,武功很高,文武双全。” “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晓仁和,明阴阳,懂八卦,知奇门,晓盾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自比乐毅管仲之贤.” ,惊、才、绝、艳。
    可是惜朝,惜朝,做官是政治,这些不是做【政客】必需的,你入官场,百死无生。官场,名利场,如同狩猎,没有耐心的捕猎者会饿死,没有耐心的政客是炮灰;热带鱼色彩斑斓看似招摇,在五颜六色的珊瑚中却是最好的伪装,灰白的鱼在这死得最快。
    小顾和晚晴都在全力摆脱自己的出身,即使他们该死的适合那个。晚晴向往江湖,因为那里有不同于朝堂,以情义当先,有她身在相府梦寐以求的自由。小顾心向朝廷,因为那里有“白衣卿相”“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兼济天下、持国秉政,得到别人对他的才华的认可和尊重。后来又多了晚晴,就更要博个封妻荫子,为她挣个五花诰命。

 

    他们的选择都和他们的出身、经历有关。
    晚晴想逃开利益博弈,她认为自由和情义比富贵荣华更重要(那些说晚晴不食人间烟火不懂贫困痛苦的,我想了想,是仇富吗?拥有过富贵的人才更难放手吧)
    小顾虽习武,骨子里刻着文人的傲气,有人唯血统论,有人唯财富论,有人权力论,小顾他,唯智商论。一部《逆水寒》,他看得上眼的,只有傅丞相、晚晴、戚少商。傅丞相身居高位,是他奋斗目标;晚晴“不是凡俗女子”,让他倾心;戚少商赞了他的《七略》,使他引为知己。其他人,黄金鳞、冷鲜、铁手、息红泪、雷卷,都不能让他认同。亲近如三乱,他也觉得是“草莽怪物”,皇帝也踩在脚下。

【插一句,所以很看不得说晚晴希望小顾停止追杀戚少商是不为小顾考虑﹑不理解他,让他为自己放弃理想的。晚晴不赞同的一直是小顾的[不择手段],她千里迢迢来就是给小顾庆祝的(小顾在完成前就给相爷发了信说做到了),她从一开始就已经为小顾退让了自己的梦想。她并没有让小顾放弃他的理想,只是为这个任务他做了很多错事,结了很多仇。】

 

    可是惜朝,他注定不可能完成他的理想,无论有没有逆水寒这事。他不适合朝堂,完完全全不适合。他太傲,像尖刀,易折,他太急,等不及把这刀磨厚实。

 

  他不适合当武将[小顾旗亭和戚少商谈到过,他去从过军,无功而返,上面两个原因都是导致因素]。小顾信奉一将功成万骨枯,所以不一定要屠的连云寨、碎云渊都屠了。可是!哪个主将会这么干啊,那不是棋子是真人!人口制约发展,死了士兵多,要收敛尸体,要多发抚恤费,那么多青壮年是【劳动力】啊!!!人口损失是那么好弥补的吗,就算现生都要等十六七年,哦,那些死了的士兵本身也是丈夫,新生儿都要少了。国家钱从哪来,税。人丁尽去,赋税安出?单看这个,主将也不敢用他——太险了,太狠了。
  而且,即使没有任务,小顾也不可能【留在连云寨和戚少商并肩作战,答案很简单,山寨,他看不上。

  

文臣,小顾懂,农业吗③?他懂地理,但是显然是不耐烦当要下乡、分水(农田常因水源起争端),括隐(田赋重,巧取豪夺者多,不少小民选择投到世家官员门下当奴婢以逃赋税,这些田就被“隐”了)的亲民官的,他认为这是蹉跎。可是,不经外放就进中枢平步青云的,有,但是万里出一(哦,这个万的范围,是平步青云的官里)。

   其次,资历,不只是浪费生命的。那些宰相,很少有不是一个个部门都做过一遍的,他要了解熟悉朝廷运转,挣下威望,不然骤登高位,底下人不服反而坏事⑤。哦,你说黄金鳞,他是丞相外甥,从小养大那种。④(后有举例)

  

    小顾,他有才华,但是积累、资本不够。他的优点是有才华,好风仪,会武功。(脸?资本不够,那也会是缺点的一种。)而这是重出身、重声名﹑重权势﹑重钱财的古代。

  出身。

  第一,世家子,诗书底蕴深,民望高(无错字),关系网大,受人尊敬。即使不是嫡子,庶出或被认可了作为庶出的婢生子也会因为姓氏高人一等(东西晋南北朝最盛,唐时人争娶五姓女)。

  【幸运的是小顾是生在宋朝,因为科举,士庶大防近溃,不再太过讲究“不可辄婚非类。要是生在宋前如东西晋南北朝还有唐,小顾是不可能娶到晚晴的。】““婚姻不问阀阅”不仅见于家规,而且被不少家庭和个人加以恪守,以致“士人对俗人结姻”⑩在宋代相当普遍。
  其次勋贵,皇室及开国功勋后裔,新兴贵族,身上有爵。
  再次寒门,这寒门不是穷困哦,参见【郑琰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广平坊王家,与郑瑜的婆婆的娘家不是亲戚,同姓而已,却是寒门出身。这个寒门说的不是穷,只是与世家相对而已,也是有钱人,就是族谱短了点儿,祖上也没有什么名人高官。】-----《奸臣之女》作者:我想吃肉    
  再来该是普通良民了,不怎么富裕,供孩子学字,出头几率小。

  惜朝,大概还要再低。他母亲是青楼妓女,贱籍,比婢妾还低。而婢生子从母,嫡母不认的话,就也与生母一样是奴婢【宋代虽然婢和妾的身份开始混淆,奴婢与妾一样成为了良民,可是妓女是贱籍】。惜朝甚至不知父亲是谁,因当也是从母是贱籍,也因此被夺了功名。
  权势,钱财与出身休戚相关。
  寒门子弟除了科举﹑被荐﹑通过某位官员私人考试成为幕僚,还有一种可能是,成为名士,广做好事,教授徒弟,出名了被朝廷来请。
  以上,小顾都没有。

 

 方方面面,小顾其实是,不容于那个时代。或许乱世和现代才最适合他。可他的傲气让他实在很难在团队中和谐共处。⑥

  小顾要的影响世界,大概只有在现代才能通过政治以外的办法实现。因为他的两个致命缺点让他好像,也混不了现代政治圈ORZ。

END

--------------------------补充的分割线------------------------------

 

【贱籍】
贱籍就是不属士、农、工、商的“贱民”,是古代社会等级的一种,贱籍世代相传,不得改变。属贱籍的贱民不能【读书科举】,也不能【做官】。这种贱民主要有浙江惰民、陕西【乐籍】、北京乐户、广东疍(dàn)户等。在绍兴的“惰民”,相传是宋、元罪人后代。
-------------

‘瞿先生的书有一节叫作《良贱间的不平等》,其中说,中国历史上的社会阶级,贵贱是一种范畴,良贱又是另一种范畴,【贵贱】是指官吏与平民间的不同地位,【良贱】则是指良民与贱民之间的不同地位。瞿先生的分析,让我豁然明白,中国历史上的社会阶级,并不像以往在阶级斗争的年代中我们所理解的那样,只有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分,亦即贵贱之间的区分,而是在被统治阶级中,即平民中间也是有等级区分的,这就是良贱之分。四民与堕民就是良贱之分(《清会典》注:“四民为良”),虽然他们都处在与权贵(皇帝、贵族、官吏)对立的地位上,但他们之间,也存在着重大的差异和对立的情形。’
“一禁入学读书,二禁进入仕途,三禁从事工商,四禁耕种田地,五禁与平民婚配,六禁高声说话,七禁昂首阔步,八禁聚众集议,九禁夜间喧哗,十禁成群结队。”


<关于世家>

 

‘ “郡望”一词,是“郡”与“望”的合称。“郡”是行政区划,“望”是名门望族,“郡望”连用,即表示】某一地域国范围内的名门大族】。’

‘到了【宋代】,“郡”的行政区划已经作废。但“郡望”作为专指【某些地域某一名门望族的习惯用语】,却保留下来。并与门阀制度紧密相连,在封建社会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沿用不衰。’

‘在门阀制度盛行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与高门望族相比,门第较低,家世不显的家族则被称为【“寒门”、“庶族”】。他们即使也有一定的土地、财产,其成员也有入仕的机会,但总的说来,他们在政治生活中极受压抑,其社会地位也无法与门阀士族相比。当时用以铨选官吏的“九品中正制”正是这种门阀制度的集中表现。所谓“九品中正制”就是根据【门阀家世、才行品德】,由各地“中正官”采纳乡里舆论,将人才分为九个等级进行推选,以任用官吏。但是,以家族为基础而盘踞于地方的门阀士族,很快就垄断了荐举权,其结果便是只论门阀家世,不论才行品。出身于名门望族的“衣冠子弟”,即便无才无德,总被列为上品优先入仕,得授清贵之职,而出身孤寒的庶族子弟,即便才德超群,也被列为下品,即使入仕,也只可能就任士族所不屑的卑微之职,以致形成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局面。‘


【【【最能说明姓氏贵贱,而且一直流传至今影响深远的姓氏书,当数【宋朝】编撰的《百家姓》。《百家姓》的前八姓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赵姓是国姓,当然位居傍首,钱为吴越王之姓,【其余六姓为皇后外戚之姓】。门阀制度下,姓氏直接影响着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婚姻问题,以至前途命运。甚至连日常交往、场面坐次亦明确有别。】】】


【下面是与小顾会遇到的问题的相关,对于理解小顾会遇到的困难等很好】

(这个作者的文我一直追了三四年了,三观正,文笔好,有新意,还经常[让你学到新知识~])


 如果不耐烦就请重点看括号里吧。


<做官>:

②【结姻帝室,于士人而言,实是……葬送子孙名望前程!朱雷因兄弟读书,于这些事上头也不是十分不解,一经提醒,也是苦笑:“事已至此,便又如何?”他本极看好洪谦的,【【所谓进士身份,不过进身之阶耳,从此步入官场,可不是看你诗作的好、文章写的妙,是要考你做人做事的,洪谦长处,正在于此。】】正该迎风展翅、翱翔万里之里,叫人捉了去往笼儿里装。朱雷也觉憋气。】---------《女户》作者:我想吃肉

--------------------------------
<资历>:

④【于元济道:“听说还有两个小子,今日也不得见。”郑靖业道:“他们都还小,阿烈过了年也不过十四,谋职已算是极早,我的意思,【【趁早给他挂名儿,省得日后出仕还要熬资历】】。”郑家儿孙都是这样的,除了德兴给皇帝充门面,【【其他上了十二的孙子们身上亦已谋了虚职,熬着呢!等到学业有成,投身官场,身上已经挂了好几年的工龄了。再加上“上头有人”晋升很快】】,几百年来世家子弟都是这样搞的。】-------《奸臣之女》作者:我想吃肉
---------------------------
<关于“出将入相,才能配得上你”“蹉跎”>:


[这段较长略微介绍下,背景架空仿东西晋,郑琰池脩之少年夫妻,郑琰妻,池脩之夫。郑琰,草根家族,其父首相郑靖业,师父名士顾益纯(郑靖业至交),婴儿穿。池脩之,没落世家,顾益纯的学生,宰相之才。圣人:皇帝代称,这里这个,前面太子被废了他赶鸭子上台,刚登基,“雄心壮志”,乐癫了。]

郑琰静静坐着,她在等池脩之说话,两人相知甚深,池脩之不会这样无缘无故地半夜发幽思,当然也不会故意吊着郑琰的胃口非要等她来问。很快,池脩之就解释道:“咱们这位圣人,又开始筹划了,他计划着,明年春天让我去鸿胪寺。”

    “鸿胪寺?还有空缺么?我不记得有空缺了啊!他要拿下谁来安置你?你如今的位置,由谁来顶?”郑琰很奇怪地问道,“你现在品秩虽不高,但位置机要,爵位也不算低了。如果他不是要贬你,【【至少是正卿或是少卿】】才行。”按照惯例,从中央往地方上放,品级都会增加,地方往中央进,品级则会减少。同在中央,皇帝身边的比在其他部门的又算更核心,规律一同前者。池脩之的位置算得上是核心了,放到其他部门里,至少要升上那么几级。

    池脩之语带嘲弄地道:“鸿胪寺卿,真是个好位置呢。”

    如果郑琰现在在喝茶,一定会一口喷池脩之个满脸花!“鸿胪寺卿不是陈庆成么?圣人要拿他怎么办?再说了,鸿胪寺虽是个清水衙门,那也是【【九卿】】之一!【【你才不过二十,就放到这样的位置上,给你以后留的余地就不多了!】】多少宗室子弟都没这个待遇,这是要干什么呢?他究竟想做什么?你以后的路可就难走了!”

    池脩之冷冷地道:“所以我说,许多事情与当初想的都不一样。当初,还没遇到先生没遇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过我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我有抱负,自然也不愿意平庸一生。当时我就想,郑相公以考试擢选人材,只要我有本事,我一定能出仕相府,入朝为官。【【【二十岁我就去考试,磨练砥砺做到三十岁可外出为郡守,四十岁里大约能做到刺史,这点本事,我还是有自信的。五十岁可返京入中枢,介时做到九卿也就差不多了。如果运气好,或许能做到六部尚书,进而封麻拜相。】】】”

    郑琰心里一划拉,差不多,这份计划虽然【【略有些大胆】】,但是对于池脩之的出身来说,也算差不多了。哪怕他不是【【顾益纯的学生、郑靖业的女婿,京兆池氏的嫡系传人】】,他有这样的计划不足为奇。比起其他人来说,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有这样尚算符合实际的计划,那是相当有本事的。凭这份计划还不是满脑子的热血YY,什么三十岁就当宰相执掌天下二十年一类,足证他至少是个脑筋清醒的人,完全计划是有希望的。

  【【【  “现在倒好,这位好圣人让我提前三十年完成心愿,我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池脩之满心愤怒!他媳妇儿说得没错,二十岁的九卿!多少人一辈子都走不到的位置,他的政治道路还剩多少?】】】

    朝中大臣会同意吗?不管是为他好的人还是看他不顺眼的,必是无人赞同!到时候一反对,这朝中相骂也是无好话的,还不知道要把他给埋汰成什么样儿。【【结果事没办成,他又挨了一顿群嘲,这不是作死么?】】

   【【 他至少计划活到五十岁,这是一个当时大家比较能接受的平均寿命,剩下的三十年让他怎么过?】】

    【【“朝中诸公是不会同意的,”郑琰冷静地道,“哪怕成了,对你的以后也不】】好。”

    “是,到时候一反对,不知道要说出什么话来了。所以,”池脩之严肃地握着郑琰的双肩,沉沉地看进她的眼底,“今年年末,最迟明年年初,我想,自请出京,寻一外郡。”

    郑琰一顿,旋即笑了起来:“这样最好!【【不在外头混过,日后也不好说道】】的。”

    池脩之松了一口气。 ----------《奸臣之女》作者:我想吃肉
------------------------------------
<地方官>③

  李俊一撇嘴:“你们说的这些都没有用现在又用不上也不用别人问他先显摆上了你知道鄢郡最难弄的人是谁么?”
  郑琰反问道:“难道你知道?”

  “那是,那可是大有来头的人啊!放到三十年前,你那个奸诈的爹都得跟他们施礼的!鄢郡风水不坏,但是一直出不了贤人,直到四十年前,鄢郡祁氏出了个能人祁高,【一路做到了太府正卿,正经八百的九卿之一,位在正三品上,一做就是十几年。后以原品休致】,自从他们夫妇回了家,【鄢郡郡守就倒了大霉了,上任得先拜这位祖宗。世家门人有非法事,往他们家一跑,郡守也搜不得。要命的是,他娘子也跟他一般长寿,不但郡守,郡守娘子也兴不起风浪来。”】

  李神策笑得直捶桌:“他好日子到头了!”
  可不是!池郡守他老婆,是个正一品!

-----------------------
③:
  适应农耕的地方,【文明史总是比较长,也因此造就了一些世家】。祁氏正是其中之一。除了祁氏这样全国都有名的世家之外,还有本郡、本州的望族,什么陈、王、朱、张,虽比不得蒋氏、顾氏,在这郡里也颇能横着走了。
  算起来鄢郡也是人杰地灵,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李神策说的,包括祁氏在内,中低级官吏出了一大堆,就是没什么人能进入高层,真是可惜了此地邻近京城的地理位置了。直到出了个祁高,这位“奇难搞”老先生,就是如今鄢郡的太上皇。

  与所有的地方一样,世家与朝廷一样深入人心,世家出身的官员来了,多少还好说话一点,但是也要有部分妥协。【非世家出身的官员来了,如果有闻名天下的好名声,也许能过得轻松一点。如果出身不高,还没啥特别能拿得出手的,别问了,等抽吧!】

  什么?你说你“有干才”?亲娘哎~哪里来的小天真被放出来了?!【越“有干才”才要倒霉好吗?】

  【【【考察一个地方官员是不是称职,看的是租赋、人口、案件等指标。想收够或者超额完成租赋,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括隐”,把被世家兼并且隐瞒的土地人口给查出来。啧,就这一条儿,这不是掐着人家的脖子让人把吃到嘴里的再吐出来么?所以,越有干才越倒霉。】】】世家肯定会跟这些人对着干,如果都是世家出身,大家心照不宣,沾成谅解,那日子还能过得下去。如果来了个不是本阶层的人,想从世家这里占到便宜,那可是难上加难,【多少人本来名声好、学问好、做事也用功,就是掉进这烂泥潭里,最后轻则一蹶不振,重则身败名裂!】

  当然,也有强硬派官员,管你什么世家不世家,拉出来打个烂羊头!该括的括,该罚的罚,这样够爽了吧?

  小天真变成大天真了,依旧天真!

  【你能在一地当多少年的郡守?你走了,他们照样在!】很多地方都在搞拉锯战,哪怕是先帝那样的老无赖和郑靖业这样的老狐狸,都拿这种情况没有办法。

  甚而至于,【你不走,他们能把你弄走,挖坑你不跳是吧?设障碍你拆了是吧?人家到朝中一活动,不用诬告什么的,直接从中枢把你给调走。】世家依旧扎根本地。哪怕调不走,【你郡守还得人手干活呢!这些人难道都跟你一直刚正不阿?走好吧你!】

 

------------------《奸臣之女》作者:我想吃肉

----------------------------------------------------------------
<来个参照>


  骨头县令姓阮,【为人贞介耿直】,参加过“大考”是【先帝比较看好的人】。为人也有缺点,【就是太“独”了】,是以【一直做着个县令,死活升不上去】。他所在的县算是七县里情况比较差一点的,主要就是土地不够肥沃,所以世家的土地算少的。阮县令又是个好官,括隐比较给力,类似和情况比较少。其他丰饶的县呢,隐田较多,一上一下,他的考绩居然能与他县持平。祁高也是拿他没办法了,俗语说得好“无欲则刚”,阮县令【一不为升官二不为求财,就是勤勤恳恳地做事,先帝那里还挂过号的,地方油水还不多】,遇上这么个人,真是鬼也发愁。

  这是一个池修之希望能够收为己用的人,至少阮县令一直在努力的事情对池修之有利,必要的时候池修绝不吝啬去回护他。阮县令本人【不太适合在这个大环境下做更高的地方官】,还要打听一下他的子侄,如果有合适的人,池修之也打算推荐他出仕。----------《奸臣之女》作者:我想吃肉

 

 

 

评论
热度(3)
©一浮一没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