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陈伟霆,Sebastian Stan,王濛
CP:故剑情深,顾晚,戬心,兰月,展狸,丕照;盾冬,Evanstan,周江,韩张,双豹

看 @王西瓜的瓜 黑豹的影评想到然后想开去的【双豹和盾冬的不带cp脑恋爱滤镜的电影中的由理念异同导向的剧情分歧的感想】

太长没法发在评论里只能指到这来了OTZ

因为双豹看到的避雷下大量盾冬友情向描写,因为盾冬的同理。

再加个第八张图(最后一张)金钱豹裸上身密集点点预警

论一个两三百字应该表达完的感想是怎么被我扯到四千多字的。话痨但是语言组织能力又不好,啰啰嗦嗦知道跑题想扯回来又不一定能扯得回来的预警。

有14年到现在多位太太分析过的独特感想的影响,但是是接受了观点、打的时候没有去翻,希望不要被说抄袭。

----------------------------------------------------------------------------

其实我觉得艾瑞克在这部死的原因和巴基在美队二里活过来的原因是一样的——他们不只是个人,还代表了一种精神、是一个象征。

 

艾瑞克,在结局说的很明白,他象征着跳海的黑人那不顾一切反抗(或者说同归于尽)、不自由毋宁的精神——不死无以体现他的决心,不死无以体现“激进与保守”“封闭与开放”的矛盾给黑豹家族、特查拉本人带来最切身、最无可挽回的痛苦与血色。对无法扭转堂弟命运、无法交流磨合到有志一同的遗憾和愧疚会和特查拉他与女友娜吉雅的一致与分歧、与妹妹苏瑞的开放、好友瓦卡比的转投等等这些最亲密关系的影响一起,促成特查拉推动决定全国命运的开放。

瓦坎达是一个国家,特查拉是一个国王。美队会做的是阻止一些不好的事发生,那些不能说好或不好的事,他作为自由的捍卫者也理所应当的不会按照自己的希望去干涉别人。但是特查拉,他牵一发而动全身,使他的国家保持目前的和平幸福就已经是底线。作为一个完全接受自己身份的王,他可以说合理的是一个谨慎的王——治大国若烹小鲜,中外一同。一个维持现状对内没有直接坏处、去改变却有一目了然的危险的政策,改革的阻力从自身心理到利益相关者—瓦坎达人民到高层—都是巨大的(艾瑞克是暴力掀棋盘,但凡有失控瓦坎达其他部落肯定各自有行动了)。

特查拉的私人感情上不反对对外交流,从队三他和黑寡妇说协议支持政治不支持,到为了表示歉意主动邀请队长巴基到瓦坎达(复联三先导漫),到黑豹里与娜吉雅形式不同的开放。但是他这种本能的友好能多大程度上推动对延续依旧的政策的改变呢?他甚至可能把自己的这种想法归于私人感情而特意与国事做切割。

于是艾瑞克在某种程度上是黑豹电影结尾特查拉能成功进行改革的助力—— 一,他用激烈的情绪、坚定的想法使可能抱有自保为上想法的高层开始思想的动摇,二,他做了那个鲁迅说的主张拆掉屋顶的人,给特查拉的开窗少了阻力(不过这点其实危险,比如武则天后历代异常警惕女性掌权)。

 

艾瑞克和巴基人物排除种族国籍文化的角色内核的一个重要不同是和主角理念的关系。艾瑞克和特查拉的差异在种种因素的叠加下激烈爆发,他们失去了过去磨合的可能也因为特查拉改变动力的需要失去了以后磨合的可能。

 

但是队长和巴基不一样,他们没有过实质的理念上的分歧。最初队一巴基对队长有过的参军的不认同仅仅来自于队长本身的羸弱,而他自己是身体力行参军了;队二是一个巴基被违背意愿的拖入本不该是他的命运,队长在知道他本性和失去自主能力的前提下、代巴基的“本我”做出了拉回他的决定的故事。

换句话说队长他相信,只要巴基清醒他就不会这么做(事实也是)而如果那个七十年前的巴基知道这一切,他会希望史蒂夫把他拉回来,甚至最糟的情况下以死亡的方式就结束他作为冬兵的人生。队三,前半程是巴基作为被污蔑的无辜者(罗马尼亚和机场)、后半程是被错误的发泄了怒火和仇恨(出门右拐九头蛇)的靶子。

————巴基的行为,包括冬兵时期的无法反抗被洗脑,队二到队三中的试图保护自己,都是队长能理解或者说他可能认为如果他在同样情境下也会这样做的(“我知道你紧张,你也有充足的理由这样做”)。他希望做到的是重新建立巴基和自己的信任,他想让巴基多一个信任自己的选择(在罗马尼亚追逐战的最后,队长通过过程中种种表现,成功使巴基完成拒绝承认自己记得他到暂时放弃抵抗并且承认自己是巴基的过程)巴基认为A+B<C,队长认同这个逻辑,他希望告诉巴基还能加上自己这个D,这样A+B+D>C结果会不同。

 

艾瑞克和特查拉的理念是对立的,在影片里抹去了磨合的条件后作为一个结果被告知是不可调节的,而在同人里使故事延续的话会有两种可能,其一磨合成殊途同归——大部分已有的HE文,或者是如X教授和万磁王因为有感情牵绊所以无法同行也不能下死手那种状态。

 

但是队长和巴基不是。从美队一参军的决定(巴基是珍珠港事件后自愿参军),队二里九头蛇还【必须】使用洗脑方式说明他们用了七十年都无法迫使巴基真正屈服;美队三巴基在被世界伤害又被全世界戒备(视角上除自己以外的人)的情况上、面对死亡威胁也决定坚持不杀人的原则(队长说的是“你这样会杀人的”而不是“不要杀人”说明他担心的是巴基控制不好力量而不是认为他会主观要杀人);再到机场巴基听到蚁人说变大的危险性的时候的担心,和队长问的“你确定吗”到之前队长听到猎鹰说他们牺牲让队长巴基先走时的沉默挣扎都是吻合的——他们不愿意为了“多数人”“更重要的人”而牺牲“少数人”。而这一点和美队三的大背景也是吻合的——协议。

队长拒绝为了“民众的安心”牺牲超英们的自由,拒绝为了复联的“合法”牺牲复联被当做指哪打哪的武器,拒绝为了去西伯利亚牺牲巴基交给铁人队。机场大战,巴基是一个怎么处境呢,他不认识队长以外的人,刚被罗马尼亚追杀完,联合国又被关了(设定本里能看到还是电椅),又因为联合国被混进人洗脑了一次——他还是愿意为挽救受威胁民众冒生命危险。

他们的理念是高度一致的,一致到童话故事的地步——队长冒风险注射血清的脱胎换骨,不懂他的人会质疑他自身的价值,而他自己内心想的是这么痛巴基会对他说“我早告诉你了”(美队一电影小说里),巴基在看到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这痛吗”“持续吗”;队长接受欢呼时巴基的晦暗眼神被第一次看的人(还有不知道漫画情节的人如我)理解为嫉妒,人间真实,但是巴基的牺牲和演员的解释告诉我,那是因为巴基担忧他的力量不足以像以前那样牢牢护住队长了,他忧虑自己还能不能给队长需要的支持。他们的理念一致,他们的私人感情和理念不仅不会消磨还互相支持。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形容说“攻不渣,受不作,只是输给了命运”。

 

如果巴基在MCU已有的电影里要有一次【真正的】【无可挽回】的死亡,在全程中他唯一最合情合理的死亡点是美队一的坠落,那时他的死是单纯的“战争夺走了亲密的友人”的队长除了理念外又一个私人的方面对挑起战争的反派的仇恨,一起汇总成对最终战的boss的动力——这时他的作用和艾瑞克是很相似的,巴基有在美队一必死的需要,他的死打破了队长在获得血清、又成功从九头蛇救出被俘的他后意气风发、相信一切都会像童话故事一样完美结局的错觉。

然而因为漫画和队二编剧的种种考量,巴基作为冬兵复活了。巴基和其他boss战被主角忍痛杀掉的旧友(主角入魔的好友、遗体被操纵需要杀掉以让解脱的亲友)不同的在于除了他不是自愿进九头蛇的(当时状态也完全不可能反抗)、他还没死还能挽回以外,最重要的因素有队长的状态。

队长从七十年后醒来,沧海桑田,所有可以确认他以往人生的人和地都不存在了,他是一个流浪者。雷神有阿斯加德(在雷三以后也还有人民);铁人有老宅、大厦和辣椒战争机器;特查拉也瓦坎达和家人,克林顿有家,寡姐有克林顿的家——就是艾瑞克,也有还没拆的老家。但是队长什么都没有了,走到那个经纬度可能都不能确定是不是真到旧址了,友人战友全死完了,唯一还在的佩吉老得糊涂了。这时出现的巴基是他仅有的情感的链接,世界上有、且仅有这么一个人了解打血清之前的“本我”的队长了,巴基是他紧握不想放手的美好旧记忆的钥匙(蓝光花絮)。世界上有且仅有队长“认识”巴基巴恩斯,也且仅有巴基“认识”全部作为史蒂夫罗杰斯和美国队长的队长。如果美队二这时的巴基死了,那意味着他和黑暗的抗争中他是失败的、他输掉了他的挚友;意味着队长失去了在新世界醒来的迷茫后找到的重新站起来的锚点;意味着队长找到的和世界的链接点又一次断了;意味着,队长又一次输给了命运

而在美队三,罗马尼亚巴基要是死了,他是队长没能救下的蒙冤者;联合国巴基要是跑了,他是队长没能阻止的分离命运;机场巴基要是没能上飞机,他是队长完不成的战术任务(没他怎么找九头蛇基地啊);西伯利亚巴基要是死了,他是队长无数次对命运的对抗的失败终局——美队一悼念信都发了一次、救回来了掉火车了;美队二立交桥之战让跑了、巴拿马河旁没能留住,美队三刚复联分裂完联合国据说被巴基炸了、炸联合国没能给澄清又出了个泽莫,泽莫威胁比较大先抓泽莫吧又机场被迫打了一场,六人队减员到两个去打大于五冬兵的战力,临了五冬兵没打上、让巴基脱离战斗和平讨论也失败,被迫全力开打,激光炮在脑袋边转要是还tm没能救下来————我看编剧你是和我史蒂夫罗杰斯有仇。

 

队三前面的种种纠纷点已经说过了,最后的三人战的节点是巴基是否有罪。

巴基是否有罪是一个通过实例对比和情景置换可以很容易得出结果的问题。最简单的,实例复联一鹰眼。起因不是洗脑、而是有一部分自己原因但是本心不愿结果不好有点相似的——浩克,只能影响、却不能真正控制自己状态。和巴基是正常情况下能控制自己但是不能阻止自己被别人控制也不同。巴基倒是和日常能控制魔力、不会担心突然失控伤人,而是需要更多练习以加强精度的红女巫在这点上比较像,不是日常生活被影响,而是没法阻止自己突发状况(洗脑词,高强度高精度控制)影响。

问巴基是否有罪,可以等同于问一个人昏迷着被别人从楼上推下去,用来砸死了特定的路人,ta有没有罪。如果ta是自己跳楼(自主选择杀人 或者 现实里那种自愿被邪教洗脑+人死了ta自己也有受伤代价),那么有罪,活着有刑事责任,死了也有民事责任。但是他是被推的,这不是他的意愿(mcu的洗脑),他也无力反抗被推(濒死状态被俘、被改造、被电击),同时他自己也是受害人,被楼上推下来了不死也受伤(被派刺杀,队二桥下打受伤了,结尾要不是知道是巴基了恐怕就当非洗脑的九头蛇被队长杀了)。

巴基的遭遇不是不可复制的,普通人有可能被注射血清改造(美队一其他注射血清后死了的俘虏),可能在多年战争中或者干脆和平时期被绑架电击洗脑,也同样可能无法反抗九头蛇层层控制,被用来刺杀,他们有没有罪?一个Reasonable person,一个法律意义的“理性自然人”(普通法系使用理性自然人作为基准来比较一个人的作为。此虚构人的行为必须相同于任意自然人在相同情况下应做的正当行为)没有任何避免他陷入这个情况的能力,那他显然不该为他陷入这个情况负责。如果他们有百分之一的罪,就是把真正的罪犯的罪责从百分之一百减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巴基在掉下火车的时候,作为一名士兵,他对于他的牺牲行为的合理预测显然不该包括掉下雪山还没死,还被路过的俄国士兵拖走了并且作为九头蛇的实验品和武器。

 

因此,在巴基无罪,同时与他相似处境的人不管是被九头蛇还是洛基洗脑、不管他是叫巴基巴恩斯还是,克林顿·巴顿甚至可能史蒂夫罗杰斯或者特查拉都是无罪的基础上(巴基和其他人最大的区别在于美队会对其他人保留“万一”的警惕但是相信十几年建立起的对巴基的本性的信任),美队毫无疑问会保护巴基。他的理念和他的私人感情在这件事上又一次可以达成一致。(美队的私心是队二佐拉的影片暗示了霍华德夫妇死于九头蛇,同时他知道了冬兵是九头蛇的,但是他潜意识拒绝了对其中可能的联系的猜测,因为他不敢想如果是冬兵做的的后果,但是他是没有去试图证实而不是知道了去隐瞒——出自美队三导演采访)

 

综上,巴基在队一的死是给队长私人因素上对最终战的boss的仇恨和拼死的动力,是心态上添的血色和沉重的必需;而在队二队三,九头蛇侵蚀了神盾局夺走了仅存的挚友,联合国与铁人试图限制了美队的自由精神想杀死巴基,对于队长最重要的正义和私人情感又一次处在同一边上。正义与自由也包括巴基的正义与自由,巴基的安全也象征着相似处境的人们的命运,两者关系过于紧密,任何一者的失败都是不可接受的。

 -------------------------------------------

最后,队长纯粹私人感情上的巴基。他是和队长配合是“肌肉记忆”的那个人,他是队长与完整的、除了血清后能力完美的“美国队长”之外、那个羸弱但是永不屈服的布鲁克林小子的唯一链接点,一个锚点;巴基是那个能在其他人问队长“没有盾牌”甚至“没有血清你是什么”时回答“蠢得学不会打架时逃跑”的人;巴基是美队指着车窗外说“我在这条巷子,那条巷子还有这些巷子挨过打”时,毫无疑问他也在意指的那些巷子里的人;他是美队PTSD的重要原因,他“我不知道有过什么伤害比失去巴基更糟”——他的死让美队在共鸣猎鹰失去莱利、泽莫失去家人时异常迅速;巴基死会意味着一部分的队长本我的遗失——就像队三里那个听起来有些可笑的回答一样“你妈妈的名字是莎拉(队长注射血清前十年前左右去世)”“你会在鞋子里垫纸”,这是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

 

Ps,我从瀑布这张剧照看到了MBJ的肚腩是怎么回事😂

评论(12)
热度(71)
©一浮一没
Powered by LOFTER